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>內容
王幼飛:將軍百年長(cháng)歌行
中新網(wǎng)湖南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1月23日 15:24
中新網(wǎng)湖南
2024年01月23日 15:24

  人生百年,百年滄桑。從數字上講,百年就是一個(gè)世紀,然而其喻義,卻可超越時(shí)空,遙指千年。2024距中國人民解放軍百年誕辰已近,開(kāi)國將軍的百年值得世人永遠緬懷。

  建黨到建國的28年,開(kāi)國將軍可謂居功至偉,毛澤東提出“槍桿子里面出政權”,挽救了革命挽救了黨。歷史可證,人民江山是槍桿子打下來(lái)的,也是靠槍桿子來(lái)保衛與鞏固的,歷數黨史人物,軍事卓越是至為重要的政治才華。他們創(chuàng )建紅軍、萬(wàn)里長(cháng)征,抗擊日寇、解放戰爭,在民族救亡建國的歷史中,風(fēng)云際會(huì )、英勇壯烈,從士兵到將軍,功業(yè)彪炳史冊。黨史軍史國史館,璀璨的畫(huà)卷說(shuō)不盡開(kāi)國將軍的豐功偉績(jì),萬(wàn)千詩(shī)篇道不完開(kāi)國將軍的氣壯山河。

  2027為建軍百年,按照中央制定的百年建軍目標,料想一大批紀念人民軍隊誕辰的著(zhù)作將陸續涌現。近期,一部紀實(shí)文學(xué)作品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先聲奪人,即有迎接建軍百年之意。此書(shū)一經(jīng)出版面世,便獲黨史研究者的好評。平江黨史辦主任凌輝,生前閱初稿,贊此作品寫(xiě)出了“一部鮮活的革命史詩(shī)”,“一個(gè)個(gè)活生生老革命家和先烈的真實(shí)形象,在正史上看不到,是正史不可或缺的補充和佐證,復原了老將軍和英烈的本色與藹親面貌”。

  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以萬(wàn)里長(cháng)城拱衛祖國大好河山圖像為書(shū)封,一眼觀(guān)之,畫(huà)面令人動(dòng)容。書(shū)的內容與以往將帥人物的著(zhù)述有些不同,選取眾將軍回故鄉的往事紀略,間接回顧建軍史上一些重大事件,撫今追昔,廣征博引,人物鮮活,細節生動(dòng)。新聞采訪(fǎng)的現場(chǎng)感強,寫(xiě)作方法靈活,別開(kāi)生面,獨出心裁。

  該書(shū)與《紅旗飄飄》《星火燎原》《長(cháng)征日記》等軍史專(zhuān)著(zhù)比較,重點(diǎn)放在將軍回鄉省親,尋訪(fǎng)革命遺跡,出席重大活動(dòng),指導縣委工作,并與鄉親們拉家常,察民情,為老區建設鼓與呼等,其濃郁的家鄉情節與強軍衛國情懷,令人感動(dòng)并引發(fā)諸多思考。

  這部以開(kāi)國將軍和部分犧牲先烈為主線(xiàn)的人物列傳,寫(xiě)到彭德懷、王震、王首道、何長(cháng)工等非平江籍開(kāi)國元勛,他們與該縣大革命時(shí)重大活動(dòng)息息相關(guān)。黨史中的湘鄂贛,星火最早燎原,被稱(chēng)為土地革命和工農武裝的發(fā)祥地,是中央紅軍根據地的重要支撐部分。平江起義與南昌起義、秋收起義創(chuàng )建出工農紅軍,紅色浪潮洶涌澎湃,與白色恐怖生死拉鋸。

  史載,22萬(wàn)平江革命群眾犧牲在敵人屠刀下,其中有名有姓的烈士2萬(wàn)多人,100多黨的省部級干部在此前仆后繼、九死一生。1955年全軍大授銜,52人被授少將以上軍銜,有的后來(lái)升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和軍委副主席。將軍作為革命戰爭年代中的幸存者,每一個(gè)人都是槍林彈雨中沖殺出來(lái)的鐵血悍將!秾④婇L(cháng)歌》以此為重心,生動(dòng)地反映出中國這一將軍縣革命史的形成以及將軍從農民到優(yōu)秀共產(chǎn)黨人的英雄壯舉。

  全書(shū)分為“將軍長(cháng)歌”與“英烈頌歌”兩部分,共約40萬(wàn)字。上部33篇,追憶與緬懷每一位將軍的英雄史詩(shī)。下部8篇,匯編了部分革命烈士和老紅軍及瞻仰重大革命紀念館的文稿。

  翻看此書(shū),將星閃耀,如雷貫耳。每一位將軍都是一部大書(shū),一個(gè)個(gè)人物鑄就中國軍史的傳奇。文章篇篇厚重扎實(shí),有歷史的回顧,有現實(shí)的描寫(xiě),令讀者既熟悉又新穎,將軍形象高大偉岸,謙和慈祥。大多素材與細節,是作者現場(chǎng)采訪(fǎng)和當事人的經(jīng)歷,有事例、有對話(huà),行文流暢,娓娓道來(lái),仿佛老將軍們列隊向世人走來(lái)。

  開(kāi)篇《彭大將軍回平江》,作者用心著(zhù)墨最重。一代帥才彭德懷,在軍史中舉足輕重,當年振臂一呼,平江起義威震全湘,喚起千萬(wàn)工農,同心干,點(diǎn)燃農民運動(dòng)熊熊烈火,紅軍時(shí)期為軍中統帥。后成為八路軍解放軍副總司令,指揮若定,屢建奇功,毛澤東贊其“誰(shuí)敢橫刀立馬,唯我彭大將軍”。該文集中寫(xiě)的是彭德懷1958年在平江調查的一段經(jīng)歷。

  此文很長(cháng),26個(gè)頁(yè)碼,約兩萬(wàn)字;寫(xiě)得很活,新聞報道與文學(xué)作品融匯合力。書(shū)中涉及眾多省市縣級領(lǐng)導和鄉村群眾,人物有名有姓,情節生動(dòng)感人。配發(fā)的7張照片,多為彭總在調查中與群眾的合影,許多照片彌足珍貴,一圖勝千言。在群眾中,彭總開(kāi)懷大笑,在調查中,彭總眉頭緊皺。之后彭總廬山會(huì )議上書(shū)“萬(wàn)言書(shū)”,平江這一段歷史應是重要鋪墊。寫(xiě)彭總的文章分三次在岳陽(yáng)日報刊發(fā),被收入湖南省紀念平江起義80周年文集。

  作者王幼飛在縣委宣傳部從新聞干事到副部長(cháng),有著(zhù)勤學(xué)勤記的習慣,常年背著(zhù)相機,揣著(zhù)小本本,隨拍隨記,隨訪(fǎng)隨問(wèn)。他與歐陽(yáng)文將軍相識偶然,那是一個(gè)雙休日,在平江起義紀念館,碰到縣老干局長(cháng)傅依民陪同將軍參觀(guān),一介紹便成忘年友,在與將軍的親切交談中,收集到了許多珍貴史料。

  歐陽(yáng)文是解放軍報首任總編輯。為創(chuàng )刊殫精竭慮,后到軍事學(xué)院當政委,被譽(yù)為“文武雙全”。將軍與王幼飛一見(jiàn)如故,同為辦報人,知己話(huà)多。王幼飛拿出一期岳陽(yáng)日報,請將軍過(guò)目,得到了歐老的好評。3年后,歐將軍病逝。10年后即2012年,在紀念這位開(kāi)國中將誕辰110周年之際,王幼飛以《文韜武略鑄忠誠》為題,深切緬懷將軍,并寫(xiě)下了自已與將軍的情深誼長(cháng)。

  寫(xiě)歐將軍的文章是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中重要一篇。文中“革命淬煉文武功”“浴血征戰殲頑敵”“辦報辦學(xué)立新功”“皓月還是故鄉明”四個(gè)章節,敘述歐陽(yáng)文在土地革命時(shí)期到解放戰爭年代的非凡經(jīng)歷,他和眾多將軍一樣,無(wú)私無(wú)畏,敢闖敢干,在“戰爭中學(xué)習戰爭”,“上陣殺敵猛,下馬著(zhù)文急”,晚年在軍史研究方面也卓有成就。

  文章中收錄了歐將軍的6首長(cháng)詩(shī),抒發(fā)歐老在戰場(chǎng)中的豪情壯志,也彰顯老將軍的詩(shī)情才華。全書(shū)中許多篇文章挿有詩(shī)歌并配發(fā)歷史圖片與自拍的照片,豐富了書(shū)稿的版面,反映出作者收集資料的仔細與資料編輯中的精選。

  記者深知采訪(fǎng)要嚴謹與深入,尤其是革命先烈與將軍人物,每一個(gè)細節和故事都要認真核對和采訪(fǎng)。王幼飛為進(jìn)一步弄清彭德懷當年調查的人和事,多次來(lái)到平江老縣長(cháng)朱文軒家中,了解他向彭總反眏的情況,核實(shí)當時(shí)活動(dòng)的一些內容,力求真實(shí)和可信。

  而作為副總編,他嚴謹務(wù)實(shí),在浩瀚史料中尋訪(fǎng)將軍的思想與境界,并準確理解與把握某些歷史的敏感。在他筆下,平江將軍不是糾糾武夫,并非只會(huì )怒目瞪眼,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這個(gè)大熔爐里淬火鍛造、在人民解放軍這所大學(xué)校里百煉成鋼,他們從山野中走來(lái),戰火中成長(cháng),歷經(jīng)艱險,文武兼備,成為軍政全才。上將蘇振華曾被毛澤東譽(yù)為“工農分子知識化典型”,鄧小平夸贊他是“最會(huì )打仗的政委”。

  作者視野不僅在一個(gè)縣,也不限于平江籍將軍。作為黨的新聞工作者,王幼飛深知要想宣傳好,采訪(fǎng)要下功夫,既有大目標,依計而行;又要趁機而動(dòng),隨時(shí)訪(fǎng)談!秾④婇L(cháng)歌》寫(xiě)到延安五大書(shū)記任弼時(shí)夫人陳琮英和新四軍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夫婦。任的家鄉與平江搭界,袁的妻子邱一涵是平江人,也屬軍中精英,編入將軍系列,甚為合理。

  2017年,為紀念建軍90周年和平江起義90周年,王幼飛前往全國人大副委員長(cháng)何長(cháng)工老家華容縣采訪(fǎng),先到烈士公園,又到何長(cháng)工紀念館瞻仰雕像。隨后在鄉下,與何氏幾位宗親面對面交流,掌握了一些新的歷史資料。幾天后,寫(xiě)出了《忠于革命的老長(cháng)工》,盡述這位紅軍名將、老革命家的豐功偉績(jì)。這篇文章22個(gè)頁(yè)碼,是將軍系列中的長(cháng)篇通訊。

  2020年王幼飛為撰寫(xiě)中將文年生誕辰115周年紀念文章,專(zhuān)程前往與平江毗鄰的岳陽(yáng)縣,在文年生家老屋場(chǎng),采訪(fǎng)文將軍幾位族人,與其侄子文忠明老人交談甚久。說(shuō)來(lái)也巧,文年生與王震、蘇振華、傅秋濤、劉志堅、吳信泉、方強都是毛澤東麾下愛(ài)將,他們與領(lǐng)袖,心心相印,親密無(wú)間。文中親切握手的合影,親筆簽發(fā)的題詞,感人而真實(shí)。

  長(cháng)征途中,張國燾分裂紅軍,文年生率軍團教導隊專(zhuān)門(mén)保護毛主席等中央機關(guān)。延安時(shí)文將軍率警備第一旅,為保衛陝甘寧邊區,英勇抗擊日軍與國民黨進(jìn)犯,每戰必勝。轟轟烈烈大生產(chǎn)運動(dòng)中,文年生被評為邊區勞模,毛澤東為其贈詩(shī)題詞。隨后的解放戰爭中文年生戰功更卓著(zhù)。全國解放后,他先后擔任湖南省軍區司令員和廣州軍區副司令員。

  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中,喻杰是平江人最令人緬懷的一位將軍。大革命時(shí)期他率600多赤衛隊員參加湘贛紅軍師,成為軍中骨干,他在紅一紅二紅四方面軍中均任要職,這一經(jīng)歷十分罕見(jiàn)。在黨內可說(shuō)是在毛澤民之下有名的理財經(jīng)貿奇才。毛澤東前往重慶與國民黨談判時(shí),周恩來(lái)點(diǎn)名要其隨同。喻杰建國后先后任糧食部商業(yè)部副部長(cháng)和財政部顧問(wèn)。尚未退休便回平江,為家鄉奉獻至終老,其事跡感人至深。吳傲君的戲曲《將軍謠》、李純的電影《夕照青山》、張步真的報告文學(xué)《魂系青山》、彭東明的小說(shuō)《一個(gè)人的長(cháng)征》等作品,將他的生平搬上舞臺,拍成電影,寫(xiě)成小說(shuō),完成了對他精神的詮釋與展現。時(shí)任國家副主席的王震特為喻杰題寫(xiě)“公仆風(fēng)范”,他的精神成為了岳陽(yáng)人精神的一部分,也成為黨內高級干部之楷模。

  王幼飛以《魂系青山綠水間》與《暮年猶見(jiàn)赤子心》兩篇組合,概括出這位老一輩革命家的崇高境界。一些很細微的描寫(xiě)催人淚下,如喻老當年通訊員來(lái)村里看他,眼見(jiàn)80歲的老首長(cháng)用的是延安時(shí)箱子,睡的木板,一貧如洗,顫巍巍拿著(zhù)馬燈走下臺階上茅廁,不由得老淚縱橫,心中流血,感嘆老首長(cháng)比戰爭年代還苦。喻老卻很坦然,帶領(lǐng)村民修水電、搞生產(chǎn)、改變了貧窮面貌,他把紅軍好傳統、延安好作風(fēng)堅持了一生一世。

  王幼飛作為黨報總編,畢生致力于紅色題材。在采寫(xiě)過(guò)程中,以黨的新聞宣傳原則,不獵奇美化,不虛構創(chuàng )作,做到事有源文有據。為求真求實(shí),隨身帶著(zhù)本子,老將軍回鄉,他跟著(zhù)走,看一路,記一路,還自拍照片。編書(shū)時(shí)做到圖文并茂,素材翔實(shí),全屬紀實(shí)。

  1989年喻杰逝世,紀念文章連篇累牘,王幼飛含淚精心撰稿,將多年采訪(fǎng)內容濃縮在“青山戀”“綠水情”“赤子心”三個(gè)章節中,此文1990年在岳陽(yáng)晚報刊發(fā)。2014年縣文化局編輯喻杰畫(huà)冊,請他提供照片,他翻出所有底片,自費洗印數十張寄去。新華社記者殷菊生曾為王幼飛采訪(fǎng)拍照,那一天他與喻杰面對面,交談的氛圍極好,喻老精神矍鑠,記者年輕有為,兩代人形成鮮明對照。喻杰精神同為將軍精神,這精神凝聚在老一輩革命家的血液中,也融入到了新時(shí)代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的詠嘆中。

  平江將軍幾乎都參加了蘇區五次“反圍剿”、萬(wàn)里長(cháng)征以及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,還有建國初的抗美援朝戰爭。打過(guò)無(wú)數次蕩氣回腸的勝仗,也有經(jīng)歷了湘江戰役、西路軍覆亡和皖南事變等建軍史上的慘敗。多少次尸橫遍野,險相環(huán)生;多少次傷痕累累,出生入死。一將功成萬(wàn)骨枯,張令彬等幾位將軍都是帶眾村民參軍出征,最后僅幾人看到了新中國的建立。

  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所寫(xiě)回鄉并非衣錦還鄉,將軍的愿望書(shū)的初衷,皆是以回鄉為引子,訪(fǎng)談為主題,以紀念館為場(chǎng)景,運用倒敘追憶等手法,巧妙穿挿當年生離死別、浴血奮戰的將軍故事。全書(shū)可讀性、史料性與文學(xué)性融為一體,全景式的回憶,多方面的訪(fǎng)談,將軍生涯融入在波瀾壯闊的背景中,書(shū)的厚重自不待言。

  共和國開(kāi)國元勛中,一個(gè)現象值得關(guān)注,有的一入京城,便永不還鄉。這其中有多種原因。一是領(lǐng)袖人物國事繁忙,難有空閑;二是怕當地政府過(guò)度接待,前呼后擁,在群眾中產(chǎn)生不良影響。三是一些高干出身地主豪紳,回鄉探望多有不便。

  平江籍將軍幾乎是“泥腳桿子”出身,戰爭時(shí)奮不顧身,出生入死,家人親屬受牽連,生死不明,思鄉情懷深重。加之老區窮山惡水,解放后依然貧困,當地政府常懇請將軍予以支持。鄉親們進(jìn)京,將軍熱情接待,雙方建立了深厚感情?h里舉辦紅色文化活動(dòng),要請將軍們出席。據老縣委書(shū)記方先渠介紹,每一任縣委領(lǐng)導都與將軍熟悉,來(lái)往如同走親戚,陪同左右,還要赴京看望?h里很多大項目落地,都是將軍出面解決。2019年,平江摘了貧困縣帽子,老將軍功不可沒(méi),平江縣的發(fā)展史,就是一部老將軍關(guān)心鄉梓、回報故土的歷史。

  據統計,1955年全軍大授銜的1000多位開(kāi)國將軍,至2022年全都與世長(cháng)辭。他們生命的定格與離去,標志著(zhù)一個(gè)時(shí)代的結束。老將軍人生雖已落幕,但他們的靈魂不死,精神猶在。鐵血鑄史,軍魂永恒,70年來(lái)人民共和國新的軍事將領(lǐng)不斷涌現,英雄輩出,代代傳承。

  金一南將軍曾分折將軍是如何煉成的,一靠堅定的信仰,二靠統帥的勇氣,三靠戰爭的機遇。平江一個(gè)縣在革命戰爭年代涌現出52名將軍,成為著(zhù)名的將軍縣,這決不是偶然的!秾④婇L(cháng)歌》詮釋了這一農民群體成為開(kāi)國元勛的歷史背景與其中原由。

  為何湘鄂贛走出的開(kāi)國將軍最多?王幼飛筆下,或許有答案。從革命根據地紅土地出發(fā),經(jīng)歷千難萬(wàn)險,穿過(guò)槍林彈雨,久死不悔,苦難磨煉出來(lái)的英才,是近代史湘軍中平江勇的驍勇善戰,是湖湘兒女優(yōu)秀特質(zhì)的集大成。史載土地革命時(shí)5萬(wàn)平江人擴紅從軍,3900名將士參加長(cháng)征,3100人途中犧牲。

  將軍和平年代惦記著(zhù)打仗,暮年依然壯志凜然。他們重訪(fǎng)戰地,對紅土地充滿(mǎn)深情。在故鄉訪(fǎng)貧問(wèn)苦?床坏绵l村依然貧窮,緬懷當年犧牲戰友,于是向中央反映情況,憂(yōu)國憂(yōu)民,心系蒼生,并力所能及支持老區發(fā)展。將軍們初心不變,使命如山,令人想起一句話(huà),“將軍決戰豈只在戰場(chǎng)”。

  平江縣烈士陵園今已是名副其實(shí)的將軍墓園,56位老將軍墓碑靜靜地樹(shù)立著(zhù)在這里。墓碑嵌有他們身著(zhù)軍裝的標準像。當年威武霸氣,而今英靈猶在。若在此,看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,或能聽(tīng)到一聲吶喊,“同志們,為了新中國,跟我沖啊”,那聲音震聾發(fā)聵,足以令后世今人熱血沸騰。

  以史為鑒,繼往開(kāi)來(lái)。老將軍生前的音容笑貌,慷慨激昂,如同黨史上的“耿飚之問(wèn)”,人民如何幸福?江山怎樣永固?都是他們晚年揮之不去、魂牽夢(mèng)縈的熱門(mén)話(huà)題。將軍長(cháng)歌,歲月有痕,王幼飛書(shū)中一些對話(huà)與思考具有明顯的針對性。

  彭德懷在當平江起義的地方作調研,深刻反思社會(huì )變革,之后他在廬山會(huì )議上講出老百姓的心里話(huà)。老將軍們晚年頻頻返鄉,為改變蘇區貧困發(fā)力,集體聯(lián)名向中央寫(xiě)信,要求制定政策,扶持老區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人生不滿(mǎn)百,常懷千歲憂(yōu),將軍百年,長(cháng)歌當哭,也是一種曠世情懷。

  網(wǎng)上搜尋,看建國10周年之際,正值盛年的230多位將軍,臺上大合唱,高歌解放臺灣,完成統一大業(yè),何其壯觀(guān)。2017年,觀(guān)眾們又從紀念建軍90年影片《建軍大業(yè)》中回憶人民解放軍從無(wú)到有、從勝利走向勝利的輝煌,大浪淘沙,鐵血軍魂,將軍百戰死,壯士十年歸,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中的軍人境界,皆是故鄉情與愛(ài)國魂的初心迭加。

  將軍故事看似平淡無(wú)奇,就是回鄉探親,忠孝兩全,走一走看一看。但大多輕車(chē)簡(jiǎn)從,不搞應酬,不給當地添麻煩,不為親友謀福利,有的堅持原則,過(guò)于嚴苛,但身居高位的高風(fēng)亮節,令人高山仰止。2017年湖南日報舉辦“將帥家風(fēng)大家談”,我在報上評論區感言,后應邀到湖南理工學(xué)院講課,從平江直達會(huì )場(chǎng),沒(méi)課件沒(méi)教材,一張紙的提綱,講到英雄風(fēng)骨山高水長(cháng),將軍家風(fēng)源遠流長(cháng),它生成于戰爭的炮火硝煙,賡續著(zhù)軍人的自然天性,更源于共產(chǎn)黨員的天地正氣。

  十多年前,曾有一友囑我為其99歲的岳父寫(xiě)傳,標題為《一位老紅軍的百年傳奇》,我思忖很久未敢動(dòng)筆,一怕走長(cháng)征路精力不濟,二怕寫(xiě)不好讓他族人失望?础秾④婇L(cháng)歌》,深感寫(xiě)一個(gè)將軍都不易,寫(xiě)眾將軍就更難。如同一個(gè)人做一件好事容易,做一輩子好事很難。王幼飛任副總編多年,平日里訥于言,關(guān)鍵時(shí)卻敏于行,編著(zhù)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成為他畢生的功課與樂(lè )趣。

  上世紀九十年代,宣傳部舉辦“開(kāi)放興市千里行”系列報道,部領(lǐng)導點(diǎn)名我倆寫(xiě)全市精神文明建設。題目為《岳陽(yáng)精神育新人》,上下篇,各自分工,完稿后在岳陽(yáng)晚報發(fā)了三個(gè)整版。那一次見(jiàn)識他的功底。退休多年他出版《將軍長(cháng)歌》,應是長(cháng)期積累,偶然得之。想來(lái)這也是必然,將軍故里的情愫,宣傳部長(cháng)的眼界,媒體老總的文筆,有初心有使命,“苦心人,天不負”。

【編輯:高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