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>內容
一封家信與一段情緣
中新網(wǎng)湖南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1月26日 08:57
中新網(wǎng)湖南
2024年01月26日 08:57

一封家信與一段情緣

向端四

  2024年1月24日晚,在一次珍貴的聚會(huì )上,我見(jiàn)到了鄧中夏烈士的侄孫鄧建華博士,他迫不及待地從手機上向我展示他的堂伯父鄧邦鎮先生發(fā)給他的一封特殊家書(shū)的照片,這是鄧中夏烈士1921年寫(xiě)給母親廖彩德女士的信。在場(chǎng)的新西蘭奧克蘭湖南總商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周惠斌先生夫婦以及中南大學(xué)人文學(xué)院博士生導師、中南大學(xué)湖南紅色文化創(chuàng )作與傳播研究中心主任聶茂教授都非常驚訝,也深受感動(dòng)。

  讀完這封信,我心潮澎湃;丶液,我夜不能寐,速披衣伏案,提筆想寫(xiě)一篇紀念鄧中夏烈士的文章?梢惶峁P,思緒萬(wàn)千,不好從哪里開(kāi)頭。

  于是我想到了鄧中夏烈士的侄兒——畫(huà)家鄧邦鎮先生和他的夫人雕塑家盧波女士。

  在奧克蘭期間,熱心的周先生陪我和我的女兒向華拜訪(fǎng)了鄧先生和盧女士。老人熱情地與我們一一握手,樸實(shí)的言談,陳舊而簡(jiǎn)單的擺設,塞得滿(mǎn)滿(mǎn)的書(shū)架,充棟的畫(huà)作和雕塑品,使我對老人的敬意油然而生。家風(fēng)、家教、家訓這幾個(gè)人們常掛口中的詞語(yǔ),立刻具體化、立體化了。

  共同的理念和追求,將我們和鄧老夫婦聯(lián)系在一起,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,我們和老人由相識到相知,感情越來(lái)越濃烈。在奧克蘭,我就決心與向華一起研究這個(gè)家庭的家史。女兒和他的同事王先生聽(tīng)完兩位的故事后,寫(xiě)了第一篇報道。

024年1月24日合影,前排作者向端四夫婦,后排從左到右為:周惠斌夫婦、澳洲友人科林、聶茂和鄧建華
2024年1月24日合影,前排作者向端四夫婦,后排從左到右為:周惠斌夫婦、澳洲友人科林、聶茂和鄧建華

  感謝聶茂先生,這位才華橫溢、著(zhù)作等身的博士生導師,幫助我們理清了頭緒,投入深入的寫(xiě)作當中。

  原來(lái),應中央某新聞單位的邀請,老夫婦幾個(gè)月前來(lái)到北京。2024年1月15號,他們在北京檔案館看到了此信,會(huì )見(jiàn)了當年經(jīng)手辦理收藏的同志,不由得熱淚盈眶。他們對為革命英勇?tīng)奚牟讣熬恼樟喜傅淖婺笐阎?zhù)深深的敬意,然后拍了照,留下了永久的紀念,并將復印件寄給了我。

  樹(shù)有根,水有源。鄧中夏能成為中共歷史上一位偉大的人物絕不是偶然的,組織上的培養,個(gè)人的奮斗是他成就事業(yè)的重要因素,家庭的教育,家風(fēng)的熏陶是他成長(cháng)的巨大動(dòng)力。

鄧邦鎮老人為祖父鄧典謨(鄧中夏的父親)畫(huà)像
鄧邦鎮老人為祖父鄧典謨(鄧中夏的父親)畫(huà)像

  他的父親鄧典謨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文化人,一生清廉,同情窮人,憂(yōu)國憂(yōu)民。同僚嘲諷他是書(shū)呆子,不會(huì )隨流變通時(shí),他答曰:“此等伎倆,非吾輩所愿也!” 鄧中夏犧牲后,他回鄉任縣志總編,歷時(shí)五年,編成縣志32卷。1942年,他在鄧家灣村設國學(xué)社,啟迪民眾。課余,他耕耘于寫(xiě)作當中,手稿達兩大箱。

鄧中夏犧牲后,其父鄧典謨想念兒子,衣裳上佩戴著(zhù)兒子的北大;,并寫(xiě)詩(shī)紀念
鄧中夏犧牲后,其父鄧典謨想念兒子,衣裳上佩戴著(zhù)兒子的北大;,并寫(xiě)詩(shī)紀念

  信中提到的隆鼎和春英兩人,系鄧中夏的大弟夫婦,隆謂系鄧中夏的小弟、鄧老的父親。昌鏡系鄧中夏哥哥的兒子,賢懷系鄧中夏父母介紹但未成婚的女子,她愛(ài)著(zhù)鄧中夏,雖歷經(jīng)白色恐怖,卻一直呆在鄧家,始終不渝照顧老人,老人們將她當作自己的孩子。解放后,人民政府給她生活費,細心地照顧她。

  黨和政府對鄧中夏烈士的一生給與了高度評價(jià)。

鄧中夏母親廖彩德
鄧中夏母親廖彩德
1956年毛主席接見(jiàn)廖彩德
1956年毛主席接見(jiàn)廖彩德

  1951年,中共中央組織部請鄧中夏烈士的夫人、鄧老夫婦的伯母夏明到湖南宜章將廖彩德老人接到北京,以頤養天年。1956年,毛澤東、劉少奇、周恩來(lái)、朱德等中央領(lǐng)導接見(jiàn)了廖彩德,并給廖彩德頒發(fā)了毛澤東簽發(fā)的烈屬證。

 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對鄧中夏的名字和事跡不太熟悉,我覺(jué)得有必要重溫歷史,接受一次革命傳統的洗禮。

鄧邦鎮老人為伯父鄧中夏烈士畫(huà)的像
鄧邦鎮老人為伯父鄧中夏烈士畫(huà)的像

  鄧中夏(1894—1933)字仲澥,又名鄧康,湖南省宜章縣人。中共第二屆、第五屆中央委員、第三屆、第六中央候補委員、中央臨時(shí)政治局候補委員、馬克思主義理論家,工人運動(dòng)卓越領(lǐng)袖。

  1917年他入北京大學(xué)國文系學(xué)習。1920年三月,在李大釗領(lǐng)導下,他與高君宇等人發(fā)起組織北京大學(xué)馬克思學(xué)說(shuō)研究會(huì )。1920年10月,在研究會(huì )基礎上,發(fā)起成立了北京的共產(chǎn)黨早期組織,他成為中共最早的黨員之一。1925年中華全國總工會(huì )成立后,任秘書(shū)長(cháng)兼宣傳部長(cháng),參

1921年,鄧中夏發(fā)起馬克思學(xué)說(shuō)研究會(huì )的啟示及鄧中夏給母親的信
1921年,鄧中夏發(fā)起馬克思學(xué)說(shuō)研究會(huì )的啟示及鄧中夏給母親的信

  與組織領(lǐng)導省港大罷工。大革命失敗后,他參加黨的八七會(huì )議,被選為中央臨時(shí)政治局候補委員……

  他的職務(wù)一個(gè)接一個(gè),任務(wù)一個(gè)重一個(gè)。實(shí)踐證明,他是中共早期領(lǐng)導人中最忠實(shí)、能干、杰出的領(lǐng)導人之一,他的業(yè)績(jì)將永遠為后人所敬仰。

  1933年5月,鄧中夏不幸被捕。1933年9月21日受盡折磨和拷打的他,高呼著(zhù)“中國共產(chǎn)黨萬(wàn)歲”的口號,昂首走向刑場(chǎng),英勇就義,時(shí)年39歲。

  讀完信件及史料,鄧中夏伯伯的光輝形象及事績(jì)已經(jīng)銘刻在我心中。鄧伯伯,您的精神永垂不朽,您的光輝將照耀我前進(jìn)!

【編輯:高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