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>>內容
紀念路易·艾黎
中新網(wǎng)湖南 蘇思豪 向端四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2月27日 19:35
中新網(wǎng)湖南 蘇思豪 向端四
2024年02月27日 19:35

紀念路易·艾黎

蘇思豪 向端四

  今年大年初二,我們應路易·艾黎義子、著(zhù)名烈士鄧中夏的侄子鄧邦鎮和他夫人盧波的邀請,遠赴鄭州采訪(fǎng)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、新西蘭友人艾黎的光輝事跡。

  路易·艾黎,不遠萬(wàn)里從新西蘭來(lái)到中國,在中國工作、生活了六十年,期間組織工業(yè)合作社,興辦教育,支持中國人民的革命事業(yè),與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、宋慶齡、習仲勛等老一輩無(wú)產(chǎn)階級革命家結下了深厚的友情。

  他,在中國人民最苦難的時(shí)刻來(lái)到中國,積極投身中國抗戰,忠誠支持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地下活動(dòng),為抗戰勝利和發(fā)展中國人民同新西蘭以及世界各國人民的友誼做出了重要的、不可磨滅的貢獻,和中國人民結下了深厚友誼,用一生書(shū)寫(xiě)了對中國的熱愛(ài)。

  他,是近百年來(lái)在華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、對中國貢獻大、受中國人民尊敬的國際友人之一,是一位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,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。

  2019年8月20日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考察山丹培黎學(xué)校,強調:“路易·艾黎先生提出‘手腦并用,創(chuàng )造分析’的辦學(xué)宗旨,對今天我們發(fā)展職業(yè)教育依然有借鑒意義,發(fā)展職業(yè)教育前景廣闊,大有可為!

  2023年6月27日,習近平主席在會(huì )見(jiàn)來(lái)華進(jìn)行正式訪(fǎng)問(wèn)的新西蘭總理希普金斯時(shí)指出,“要加強教育、文化、旅游、地方、民間等領(lǐng)域交流合作,培養更多新時(shí)代的‘路易·艾黎’,讓中新友誼之樹(shù)更加枝繁葉茂!

  路易·艾黎還先后被周恩來(lái)、宋慶齡、鄧小平、鄧穎超、李鵬、新西蘭總理戴維·朗伊、著(zhù)名國際友人馬海德稱(chēng)贊為:“中國人民久經(jīng)考驗、意志堅強的朋友”,“中國人民的老戰士、老朋友、老戰友”,“把一腔熱血和全部心血都貢獻給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(yè)”,“為了中國的發(fā)展及其人民的命運獻出了多方面的才能”等。

  在其生日時(shí),周恩來(lái)、陳毅、鄧小平、習仲勛、李鵬、新西蘭大使華德、黃華、章文晉等專(zhuān)門(mén)為他祝賀,宋慶齡還專(zhuān)門(mén)為其舉辦家宴,新西蘭總理也公開(kāi)祝賀。

  那么,路易·艾黎為什么能夠讓這么多黨政領(lǐng)導人對其如此尊重,讓中國人民如此愛(ài)戴呢?

  讓我們跟隨鄧邦鎮、盧波二老的講述,走進(jìn)艾老那傳奇而又偉大的人生歷程。

  鄧邦鎮老人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早期重要領(lǐng)導人、杰出工人運動(dòng)領(lǐng)袖鄧中夏烈士的侄子,父親鄧隆渭早年在家鄉組建游擊隊抗日,后來(lái)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湘南支隊,于1949年病逝,母親也過(guò)早離世。1950年,鄧邦鎮和哥哥、姐姐、兩個(gè)弟弟五人被接到北京,由中央組織部撫養。

  1951年,年僅9歲的鄧邦鎮被伯母鄧中夏的夫人夏明帶到艾黎家中,他就成了艾黎大家庭的成員,開(kāi)始了一生的親情之旅,從此得到艾老父親般無(wú)微不至的關(guān)懷培養和照顧,撫慰和溫暖了他那飽受磨難的幼小心靈。艾老不僅照料他的生活,還鼓勵他發(fā)展自己擅長(cháng)的油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。鄧邦鎮后來(lái)考入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油畫(huà)系,成長(cháng)為著(zhù)名的油畫(huà)家。從小學(xué)、中學(xué)到大學(xué),直至參加工作和建立家庭,他和夫人——知名雕塑家盧波及兒子在生活和工作中的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都與艾黎緊密聯(lián)系在一起。他們陪伴老人安度晚年,陪伴老人走完人生的旅途。多年來(lái),他們一直致力于傳承艾黎精神,促進(jìn)中國與新西蘭的友好關(guān)系,推動(dòng)兩國文化藝術(shù)的交流和發(fā)展。

  至今,鄧邦鎮老人還清晰地記得第一次和艾黎見(jiàn)面的情景。由于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外國人,鄧邦鎮和小伙伴們非常緊張,艾黎就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圖書(shū)讓他們看,還主動(dòng)趴在地毯上,一會(huì )兒說(shuō)他是一匹馬,一會(huì )兒又說(shuō)他是一頭大象,讓四個(gè)孩子騎在他背上。他時(shí)而昂起頭,時(shí)而抬起臀部,孩子們一次次從他背上滾下來(lái),一家人都笑得前仰后俯,讓他們感受到了久違的家庭溫暖,也一下子拉近了與艾黎的情感距離,開(kāi)啟了一輩子的父子情緣。

  也許90后和00后的年輕人,對艾黎還有些陌生,但是通過(guò)兩位老人的講述,把這個(gè)有點(diǎn)陌生的名字,變成了一個(gè)個(gè)有血有肉的故事。在這里,我們將告訴你們一個(gè)更加全面、更加真實(shí)的國際友人艾黎傳奇而偉大的一生。他的精神和他的貢獻,將永遠銘刻在我們的心中。我們不能忘記他,也不應該忘記他!朋友們,孩子們,請永遠記住他的名字——路易·艾黎!

  路易·艾黎1897年12月2日生于新西蘭坎特伯雷地區斯普林菲爾德鎮,他的父親弗雷德里克·詹姆斯·艾黎,是當地一所中學(xué)的校長(cháng),篤信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,是個(gè)先進(jìn)的社會(huì )主義者。母親克拉拉·瑪利亞·白金漢,出生于英國諾?,是新西蘭早期婦女普選權運動(dòng)的倡導人之一。

  艾黎是父母七個(gè)孩子中的老三,自幼受到嚴格的家庭教育和性格鍛煉。1916年,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,他便隨新西蘭遠征軍赴歐作戰,參加歐洲索姆河戰役,表現勇敢,曾兩次負傷。第二次傷勢很重,差點(diǎn)死去。戰爭結束后,榮獲威爾士親王勛章。1919年,艾黎回到新西蘭,與友人共同經(jīng)營(yíng)牧場(chǎng),首尾六年,備嘗艱辛。1926年底,艾黎讀到報刊上有關(guān)中國大革命的報道,便決意前往中國,去探尋一條新的道路。

1977年鄧小平在人民大會(huì )堂為艾黎舉辦80歲生日宴會(huì )
1977年鄧小平在人民大會(huì )堂為艾黎舉辦80歲生日宴會(huì )

  不顧個(gè)人安危,投身革命事業(yè)

  1927年4月21日,路易·艾黎乘坐“卡盧魯”號貨輪,經(jīng)香港到達上海十六鋪碼頭,這是他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。

  他到達上海的第二天,便經(jīng)友人介紹,在上海工部局消防處虹口救火會(huì )找到了一份工作。此后,他相繼擔任消防處小隊長(cháng)、處長(cháng)級督察。1932年,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成立了工業(yè)科,路易·艾黎又擔任了工廠(chǎng)督察長(cháng)。在工作中,他兢兢業(yè)業(yè),不怕危險,著(zhù)眼于改善工人的工作環(huán)境和改進(jìn)不完善的制度。

  1929年,山西、甘肅、山東等地發(fā)生嚴重災荒后,艾黎接受建議,利用年假去內蒙古薩拉齊幫助華洋義賑會(huì )救濟災民,并組織修建民生渠。幾個(gè)月過(guò)后,有一兩千災民的孩子被送到上海,艾黎便去領(lǐng)養了一個(gè)孤兒,不僅負責他的生活,而且送他去上學(xué)接受教育。1931年的長(cháng)江洪水退去之后,艾黎毫不猶豫地前往武漢,將自己4個(gè)月的假期用于賑災工作,為洪湖老解放區抗洪人民運送救濟糧。在結束武漢賑災工作返回上海后,艾黎又領(lǐng)養了一個(gè)洪湖災區的孤兒。艾黎真心喜歡中國的老百姓,同情他們的一切苦難,而且一直在盡己所能改善他們的生計。

  1932年,經(jīng)美國朋友介紹,艾黎結識了美國著(zhù)名記者史沫特萊,他思索并接觸進(jìn)步人士和共產(chǎn)黨人,通過(guò)史沫特萊,他與斯諾、宋慶齡、馬海德(美國友人)、魯迅、茅盾等進(jìn)步人士建立了聯(lián)系,并成了好朋友。于是,他開(kāi)始閱讀《資本論》,學(xué)習馬克思主義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,1934年在宋慶齡的倡導下組建了外國人在中國的第一個(gè)馬克思主義學(xué)習小組,并與中共地下黨組織建立了聯(lián)系。他不顧個(gè)人安危,積極支持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秘密斗爭,宣傳馬克思主義,撰寫(xiě)了大量宣傳中國人民抗日斗爭的文章,并發(fā)往國外。這些文章對外國人了解中國的處境,宣傳中國革命起了重要的作用。

  在這段時(shí)間里,路易·艾黎在上海愚園路的居所,即今上海愚園路22號1315弄4號的艾黎舊居,位于外國人的租界,曾是掩護中共上海地下黨組織的一個(gè)秘密聯(lián)絡(luò )據點(diǎn)和避難所。著(zhù)名國際問(wèn)題專(zhuān)家、中共黨員陳翰笙博士、紅軍將領(lǐng)劉鼎、許光達、李克農,饒漱石,以及魯迅的老朋友日本友人鹿地亙、池田幸子夫婦等,都在他家里住過(guò)。他的私人汽車(chē)經(jīng)常在危險的時(shí)候用于轉移中共黨員,并為地下黨護送一些急需物資和宣傳材料。

  由于他是任職租界工部局的外國人,住處幽靜,因此,中共組織借此處開(kāi)展秘密工作。1935年底,艾黎看到當時(shí)的長(cháng)征面臨著(zhù)巨大困難,就在他住處的頂樓小間里架設起秘密電臺,與正在長(cháng)征途中的紅軍保持通訊聯(lián)系。將自己通過(guò)各方獲取的消息以電波的方式傳遞給當時(shí)還在長(cháng)征途中的紅軍。為了更好幫助中國革命,他甚至在休息時(shí)間里去夜校學(xué)習摩爾斯電碼,考取了無(wú)線(xiàn)電監聽(tīng)員的證書(shū)。

  英國共產(chǎn)黨員,電氣工程師甘普霖也住在這幢房里。他憑著(zhù)自己的技術(shù),不通過(guò)電表、直接從干線(xiàn)上接電源,并設法在夜間收發(fā)電訊。就是通過(guò)這個(gè)電臺,上海地下黨在第一時(shí)間獲悉了紅軍長(cháng)征勝利到達陜北的信息。消息傳來(lái),艾黎和宋慶齡都無(wú)比喜悅。11月7日,宋慶齡用“蘇西”的化名復函艾黎,贊揚紅軍“真是一支強大的軍隊”。其后的一天凌晨,宋慶齡悄然前往艾黎寓所,和艾黎、美國記者史沫特萊、甘普霖等幾位國際友人舉行了一個(gè)小小的慶祝酒會(huì ),一同慶賀這一勝利。

  正是通過(guò)這一電臺,宋慶齡應毛澤東之請,推薦斯諾成功地訪(fǎng)問(wèn)了延安,為向西方世界講好中國共產(chǎn)黨與紅軍的故事,做出了杰出的貢獻。也正是通過(guò)這一電臺,馬海德經(jīng)宋慶齡推薦,成功地奔赴延安,日后成為紅軍隊伍中醫德高尚、醫術(shù)精良的著(zhù)名醫生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后來(lái)的西安事變中,艾黎同樣是不可或缺的“神秘人物”。劉鼎(原名闞思俊)在艾黎家暫住的期間,間接促成了中共與張學(xué)良東北軍的聯(lián)系。

  1936年9月艾黎接受一項黨的持別任務(wù),與宋慶齡磋商后,便同兩位年輕人前往西安,原來(lái)是紅軍東征時(shí)繳獲了一大帆布袋山西地方鈔票,急需把這批鈔票帶到太原兌換成可以在全國流通的中央法幣。艾黎利用外國人的身份,假扮成“洋老板”,帶著(zhù)助手到太原住下后,連夜整理那一大包亂七八糟的鈔票。這些鈔票大都為一元的,亦有十元的,艾黎將鈔票分為三大包,每包約值三千元。第二天上午他乘人力車(chē)跑了三家錢(qián)莊,成功地將山西地方鈔票兌換為中央法幣,并把錢(qián)電匯給上海的宋慶齡。這是很危險的亊情,三人馬上趕往火車(chē)站,跳上了己經(jīng)開(kāi)動(dòng)的火車(chē)…

  宋慶齡將錢(qián)湊滿(mǎn)一萬(wàn)元整數,匯給在西安的劉鼎。這在當時(shí)是一筆巨款,在西安事變之前,這筆錢(qián)對支持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革命活動(dòng)發(fā)揮了很大作用。

  1936年,按照共產(chǎn)國際的安排,在宋慶齡領(lǐng)導下,路易·艾黎和幾個(gè)朋友及上海的國際左翼人士在上海創(chuàng )辦了中國第一份支持學(xué)生呼聲和民族解放運動(dòng)的英文半月刊物《中國呼聲》。該雜志于1936年3月15日出版創(chuàng )刊號,由東方出版公司出版發(fā)行。雜志的主要任務(wù)是揭露日本侵略者的野蠻暴行,聲援愛(ài)國學(xué)生的“抗日救亡運動(dòng)”。艾黎用了很多不同的筆名在《中國呼聲》上發(fā)表了很多文章,幫助宣傳中國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斗爭。他撰寫(xiě)的《岳飛—中國的愛(ài)國者》、《太平革命》、《臺灣——我們失去的領(lǐng)土》、《愛(ài)和平的我們必須戰斗》等文章,闡述了他以保衛和平作為崇高理想,及與日本法西斯作斗爭的最早看法,并向全世界介紹中國工農紅軍的英雄事跡。

  艾黎對宋慶齡極為敬重,甘冒風(fēng)險,不辭萬(wàn)難,配合宋慶齡完成了許多重要而艱巨的革命工作。有一次,戰時(shí)需要到滬東去取一箱手槍和子彈轉交給紅軍,宋慶齡親自出馬,把箱子放在人力車(chē)上自己的腳前,順利地通過(guò)了公共租界所有的卡哨。巡捕讓她的車(chē)停下來(lái)時(shí),她揚了揚她的名片,他們就放行了。這只箱子送到了艾黎的套房,安全地存放起來(lái),后來(lái)由艾黎送到宋慶齡指定的地點(diǎn),妥善地送給了紅軍。

  艾黎還同宋慶齡、史沫特萊一起,通過(guò)國際友人為紅軍傷病員購買(mǎi)藥品,為中共蘇區根據地置辦無(wú)線(xiàn)電通訊器材,輸送印刷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員。艾黎的母親、遠在新西蘭的克拉拉女士,同樣熱愛(ài)中國。為了支持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,她應艾黎之求,不顧年事已高,騎車(chē)在新西蘭各地募集錢(qián)款。

  1937年11月上海淪陷,中共中央建議宋慶齡離開(kāi)上海前往香港。12月23日,宋慶齡接受中共中央的建議,決定撤離上海避居香港。宋慶齡離滬前幾日,打電話(huà)讓艾黎幫忙預訂一輛出租汽車(chē)。清晨,艾黎按照約定準時(shí)來(lái)到莫利愛(ài)路寓所,宋慶齡在艾黎的護送下,安全抵達外灘南京路碼頭。晚年的艾黎清晰記得“她挎著(zhù)我的胳臂走過(guò)所有那些面目猙獰、虎視眈眈的家伙。我們愉快地交談著(zhù),神態(tài)自若,無(wú)人敢上前盤(pán)問(wèn)”。

  歷經(jīng)千辛萬(wàn)苦,發(fā)展工合運動(dòng)

  1937年淞滬抗戰打響,中國大片國土淪喪,失業(yè)者不計其數,國家產(chǎn)業(yè)體系幾乎崩潰。艾黎、埃德加·斯諾夫婦與中國愛(ài)國人士一道,發(fā)起工合運動(dòng),于1938年在武漢成立中國工業(yè)合作協(xié)會(huì ),目標是把工人和難民組織起來(lái),生產(chǎn)自救,支援抗戰。路易·艾黎代理總干事,被任命為國民政府行政院技術(shù)顧問(wèn)。洛陽(yáng)、寶雞、成都、贛州也相繼建立了辦事處!芭Ω、一起干”是合作社的口號,大家在這一口號的帶動(dòng)下,干勁十足,生產(chǎn)出大批物資投入市場(chǎng),成為中國工業(yè)合作社運動(dòng)史上最有影響的全國性群眾運動(dòng)。

  為了這項事業(yè),艾黎毅然放棄上海的安逸生活,靠著(zhù)兩條腿和一輛自行車(chē),或騎腳踏車(chē),或步行,或搭便車(chē),行逾3萬(wàn)公里,足跡遍及十六個(gè)省份,歷經(jīng)飛機轟炸、車(chē)禍、被捕、疾病,遭遇土匪、逃脫特務(wù)追捕、叛徒出賣(mài)等等厄運,九死一生,但其志未改,心甘情愿在內地鄉村創(chuàng )辦工業(yè)合作社,給災民、失業(yè)工人、傷殘士兵等提供指導和幫助,被譽(yù)為“工合”之父。

  在艾黎的推動(dòng)下,一大批工合組織蓬勃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據統計,1939年至1942年,中國一共出現了三千多個(gè)工業(yè)合作社,援助了30多萬(wàn)失業(yè)者和難民,進(jìn)行包括紡織、制毯、開(kāi)礦、鑄造、簡(jiǎn)單機床、陶瓷、化工、藥品、皮革、造紙、食品以及帳篷、擔架、軍服、軍毯、手榴彈等50多個(gè)門(mén)類(lèi)的500多個(gè)品種的軍需民用產(chǎn)品的生產(chǎn),為抗戰前線(xiàn)特別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抗日根據地生產(chǎn)、籌集和輸送了大量人員和軍需物資,給中國軍民以巨大精神鼓舞。期間,他還在延安等地成立了“工合”指導站,發(fā)展工業(yè)合作社,受到毛澤東和邊區政府的支持。

  為了爭取海外援助,確保資金正常使用,1939年中國工業(yè)合作協(xié)會(huì )國際委員會(huì )成立了。艾黎是工合運動(dòng)的最初發(fā)起人之一和實(shí)際的長(cháng)期領(lǐng)導人,在海外華僑和同情中國抗戰的各國進(jìn)步社團以及國際友人中募集捐款,購置機器設備等,支持中國的工合運動(dòng)。截至1945年底,工合國際從美國、英國、加拿大、新西蘭、菲律賓、新加坡等國籌集到國際捐款和捐贈物資價(jià)值上千萬(wàn)美元,為支援抗戰和工合運動(dòng)做出重要貢獻。

  克服重重困難,建設“培黎學(xué)!

  1942年以后,艾黎轉向培訓“工合”管理和技術(shù)干部的工作,同英國記者喬治·何克在陜西雙石鋪創(chuàng )辦了培黎工藝學(xué)校。之所以取名為“培黎”,一方面是為了紀念他的美國朋友約瑟夫·培黎,另一方面也有“為中國的黎明而培訓新人”的意思,希望為中國革命培養急需的技術(shù)人才,這是學(xué)校的目標和方向。培黎學(xué)校招收的學(xué)生大都是合作社的徒工或逃難的工農子弟,培訓主要圍繞生產(chǎn)進(jìn)行,教學(xué)實(shí)行半工半讀。

  1944年初,日軍發(fā)動(dòng)豫西戰役,逼近潼關(guān)。艾黎和好友何克帶著(zhù)60多名中國學(xué)生和工人,用馬拉膠輪車(chē)攜帶學(xué)校設備,翻山越嶺2000余公里,經(jīng)過(guò)近一個(gè)月的跋涉,將學(xué)校西遷至甘肅省山丹縣,更名為“中國工業(yè)合作協(xié)會(huì )山丹培黎工藝學(xué)!。在極度貧窮十分艱苦惡劣的條件下,他們開(kāi)荒地、建學(xué)校、辦工廠(chǎng)、設醫院,與窮孩子們一起穿草鞋睡土炕,同生活同勞動(dòng),殫精竭慮,意志堅定,含辛茹苦,嘔心瀝血,經(jīng)受了十年之久的嚴酷考驗,努力探索發(fā)展適合中國國情的半工半讀、手腦并用的新型教育,提出“手腦并用,創(chuàng )造分析”的辦學(xué)宗旨,為中國培養了大批技術(shù)人才。

  有段時(shí)期,學(xué)校資金很困難,艾黎把這個(gè)情況寫(xiě)信告訴了母親,沒(méi)過(guò)多久就收到母親寄來(lái)的1萬(wàn)新元,他將老人家辛苦攢下的養老金,慷慨地用于補助學(xué)校。同時(shí),艾黎還在國際上募捐資助工合與山丹培黎學(xué)校,在新西蘭、美國、英國、加拿大、新加坡、菲律賓、馬來(lái)西亞和中國香港的朋友,都積極響應支持艾黎的事業(yè),源源不斷送來(lái)物資與資金,價(jià)值500萬(wàn)美元。

  學(xué)校一度發(fā)展到近600人的規模,他在探索創(chuàng )造性教育實(shí)踐過(guò)程中,充分利用山丹境內煤炭、高嶺土、皮革、芨芨草等優(yōu)勢資源,先后建起了機械、煤炭、運輸等20多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科、生產(chǎn)小組,邊學(xué)習邊生產(chǎn),相繼辦起了動(dòng)力、制毯、運輸、紡織、針織、縫紉、制扣、玻璃、陶瓷、造紙、印刷、化工、皮革、制粉、制糖、冶煉、機械加工等30個(gè)校辦工廠(chǎng)(場(chǎng)),成功實(shí)踐理論聯(lián)系實(shí)際的教學(xué)思想和辦學(xué)理念,率先把西方工業(yè)文明引入山丹。于是,山丹歷史上第一次有了汽車(chē)、拖拉機、紡織機、發(fā)電機,第一次有了電燈照明,第一次有了西醫看病做手術(shù)等許許多多的第一。這些“西洋景”當時(shí)在河西走廊引起了轟動(dòng)?梢哉f(shuō),艾黎是大西北農村現代工農業(yè)生產(chǎn)雛形的開(kāi)拓者。他所創(chuàng )辦的培校醫院,使山丹和鄰縣許多病魔纏身的人得到了救治。他還派醫療小分隊到山丹農村巡回醫療,使醫院成為他和老百姓聯(lián)系的橋梁和紐帶。

  路易·艾黎熱愛(ài)中國,尤其關(guān)懷中國的少年兒童。他把當地許多窮孩子收到學(xué)校,還招來(lái)全國17個(gè)省市、甘肅19個(gè)縣的不少孤兒和戰災兒童,在培校這座熔爐中接受熏陶。

  這里還有兩個(gè)感人的故事。一個(gè)是:艾黎來(lái)到甘肅徽縣,看到一個(gè)鐵匠鋪子里頭,一個(gè)小孩子在拉風(fēng)箱,沒(méi)有穿衣服。他走過(guò)去和鐵匠聊天,說(shuō):“這個(gè)小孩子也沒(méi)有多大力氣,也不像你的孩子!辫F匠說(shuō):“他的確不是我的孩子,他沒(méi)有爹媽?zhuān)铱蓱z他,讓他給拉風(fēng)箱,給他一碗飯吃,餓不死他!卑栌谑钦f(shuō):“你能不能讓我把這個(gè)孩子領(lǐng)走,讓他去上學(xué)呀?”鐵匠說(shuō):“你愛(ài)領(lǐng)走就領(lǐng)走吧!焙髞(lái)艾黎領(lǐng)著(zhù)這個(gè)孩子到山丹培黎學(xué)校上學(xué),他發(fā)現這個(gè)孩子挺聰明的,后來(lái)又把他送到英國去留學(xué),新中國成立后,這個(gè)孩子成為了一名工程師。

  還有一個(gè)故事:在戰火紛飛的年代,艾黎在洛陽(yáng)撿到一位孤兒,父母雙亡。當時(shí)發(fā)現孤兒的時(shí)候,他正在沿街乞討。艾黎問(wèn)他:“你愿意不愿意跟我去上學(xué)?”這對于一個(gè)孤兒來(lái)說(shuō),當然是天上掉下的餡餅,求之不得!

  于是,艾黎帶著(zhù)他去了一家服裝店,為他里里外外買(mǎi)了衣服和鞋襪。在艾黎的住處孩子換衣服的時(shí)候,艾黎發(fā)現他全身長(cháng)滿(mǎn)了疥瘡。艾黎急忙又去藥店買(mǎi)了硫磺膏,為其天天堅持換藥,直至康復。后來(lái),艾黎又從當地找到幾個(gè)流浪的孩子,把他們一起帶回學(xué)校。

  當年回到陜西雙石鋪培黎學(xué)校,人們只得搭乘運貨的敞篷卡。晚上經(jīng)過(guò)秦嶺的時(shí)候,山高路陡,天氣特別寒冷。艾黎看到孩子身體瘦小,就把自己身上的大衣,脫下來(lái)蓋在孩子的身上。

  后來(lái)學(xué)校搬遷到山丹后,因為條件艱苦,艾黎經(jīng)常要到外地去籌款籌糧。有一次,返回學(xué)校后,艾黎沒(méi)有看到那個(gè)孩子,就問(wèn)其他學(xué)生,才知他的腳凍壞了。于是,他把那個(gè)孩子叫來(lái),用自己的臉盆盛上熱水把孩子的腳小心翼翼地放進(jìn)去,把與傷腳粘連的襪子慢慢褪開(kāi),再上藥包扎好。

  那時(shí)候學(xué)校的生活非常艱難,校長(cháng)也只有一個(gè)臉盆,一床被子。晚上又怕孩子照顧不好自己,他就和孩子睡在一張床上,自己和衣而睡。半夜醒來(lái),孩子覺(jué)得腳暖暖的,清醒后,才發(fā)現是校長(cháng)解開(kāi)上衣,把他受傷的腳捂在胸口。他感動(dòng)得默默流下了眼淚。一個(gè)流浪的孤兒,哪里得到過(guò)這樣的溫暖和待遇呀?!這樣的場(chǎng)景,讓他一輩子難以忘懷。

  艾黎自己終身未婚,卻收養了許多貧苦百姓和革命者的后代,全心全力將他們撫養成人,培育成才。艾黎將這些孩子們稱(chēng)為“迎接黎明的人”,勉勵他們?yōu)樾轮袊鴬^斗。培黎學(xué)校的學(xué)生回憶說(shuō):“在我們的心里,艾黎是我們的父親!”

  在山丹,艾黎與他的親密戰友英國人喬治·何克及來(lái)自新西蘭、英國、美國、加拿大、奧地利、日本等9國的27位外籍教師一起戰勝了無(wú)數艱險,挫敗了當地土豪劣紳和反動(dòng)勢力一次又一次的搗亂和破壞,為黎明后的新中國造就了一大批技術(shù)骨干。

  解放前夕,為了防范反動(dòng)軍隊的搶劫,他領(lǐng)導培黎師生把全部汽車(chē)拆卸埋藏了起來(lái)。1949年9月,山丹縣城解放,艾黎和學(xué)校師生緊急行動(dòng),用幾天的時(shí)間,把此前拆散存放的汽車(chē)零部件組裝成了20輛汽車(chē),并將埋藏在四壩灘的48桶汽油、5桶機油支援給解放軍部隊。師生駕駛汽車(chē),運送解放軍指戰員和軍用物資,去解放西北重鎮酒泉、玉門(mén)。

  同時(shí),他還組織起搶修組,夜以繼日地為解放軍修炮車(chē)、槍械和機器。為了支持新生的人民政權,他無(wú)償地從學(xué)校為山丹縣人民政府架通電線(xiàn),安裝電燈?姑涝_(kāi)始后,他動(dòng)員培校學(xué)生踴躍報名參軍,和山丹有志青年一道奔赴抗美援朝前線(xiàn)。土地改革一開(kāi)始,他選派最好的學(xué)生參加土改。

  山丹解放后,培黎學(xué)校的學(xué)生奔赴全國各地,利用所掌握的先進(jìn)技術(shù)為新中國的建設服務(wù),成為不可多得的人才。他們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,都成為了工程師。培黎學(xué)校在山丹的辦學(xué)實(shí)踐,奠定了山丹乃至河西現代職業(yè)教育、工農業(yè)、醫療衛生的基礎,至今仍惠及當地人民。

路易·艾黎與宋慶齡親切交談
路易·艾黎與宋慶齡親切交談

  晚年發(fā)揮余熱,促進(jìn)中外交流

  1953年,受周恩來(lái)總理邀請,艾黎定居北京。艾黎筆耕不輟,寫(xiě)了大量書(shū)籍向外介紹新中國,將對中國的熱愛(ài)和理解傾注筆端,致力于增進(jìn)世界對中國的了解和中外文化藝術(shù)交流,并幫助中國與新西蘭建交。他一生著(zhù)作70余部,記錄了他在中國等國家的見(jiàn)聞。其中《六個(gè)美國人在中國》,介紹了史沫特萊、斯特朗、斯諾、卡爾遜、史迪威和馬海德等6人對中國革命的貢獻!洞蓢螝v記》則是艾黎幾十年研究中國陶瓷的心得之作。艾黎還潛心翻譯了大量中國古詩(shī),譯著(zhù)有《胡笳十八拍》、《唐宋詩(shī)選》、《李白詩(shī)歌200首》、《白居易詩(shī)選200首》等等。

  艾黎一貫生活儉樸反對鋪張浪費。他不追求奢華,衣著(zhù)干凈整潔。他很少添置衣服,馬海德夫人蘇菲為他親手織的紅色毛衣,他十分喜歡,一直穿著(zhù),壞了、補了,再穿。他常說(shuō)中國一句俗語(yǔ):“新三年,舊三年,縫縫補補又三年!卑枋菑钠D苦歲月走過(guò)來(lái)的,艱苦樸素的優(yōu)良傳統始終不曾改變,體現著(zhù)他精神世界的美好與高潔。

  在晚年,艾黎再次來(lái)到山丹,為了提高當地的文化環(huán)境。在山丹建立圖書(shū)館,圖書(shū)館以他的戰友喬治·何克的名字命名。為了讓圖書(shū)館的書(shū)更充實(shí)更豐富,他每個(gè)月都拿出一部分工資,到西單和王府井大書(shū)店里購書(shū)寄到山丹,因此他的日子有時(shí)候過(guò)得非常緊巴。有一次,有25位美國人來(lái)采訪(fǎng)他,他想接待好這些客人,可當時(shí),他手里只有5塊錢(qián)。有人提議買(mǎi)點(diǎn)糖果,艾黎說(shuō),這些人不喜歡吃糖,后來(lái),他就用5塊錢(qián)買(mǎi)了一些好的和差的點(diǎn)心和餅干,混合在一起,湊了一大盤(pán),算是完成了這次簡(jiǎn)單的接待。

  1987年4月21日,為紀念艾黎來(lái)華工作60周年,山丹培黎農林牧學(xué)校開(kāi)學(xué),后更名為甘肅省山丹培黎學(xué)校。1987年12月2日,艾黎老人90周歲生日,辭去培黎學(xué)校名譽(yù)校長(cháng)的職務(wù),他提議習仲勛同志擔任名譽(yù)校長(cháng)職務(wù)。1988年4月,習仲勛同志親筆復信學(xué)校,同意擔任山丹培黎學(xué)校名譽(yù)校長(cháng)。習仲勛同志直到去世,共擔任了14年的名譽(yù)校長(cháng)。

  艾黎對山丹有著(zhù)深厚的感情。晚年決定,將收藏的3700多件珍貴文物,全部捐給了第二故鄉山丹縣。艾黎留下了這樣的遺囑:“遺體火化后,將我的骨灰先放一放,待有人順路或朋友去山丹時(shí)順便帶去,撒在四壩的原野上,不要舉行儀式,一切瞻仰遺體、給遺體穿上好衣服再火化、舉行追悼會(huì )等對于后人費時(shí)花錢(qián)的做法應當破除,花圈也不要送。務(wù)請不要大張其事,這不過(guò)是又一名戰士在行進(jìn)中過(guò)去了!

  艾黎于1987年12月27日因患腦血栓并發(fā)心功能衰竭,醫治無(wú)效,在北京逝世,終年90歲。鄧小平為他題詞:“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永垂不朽!

  按照他的遺囑,他的骨灰全部撒在他的第二故鄉山丹。1988年,艾黎的骨灰一半撒在他工作和生活的山丹四壩灘上,當地政府和人民不忍將全部骨灰撒去,為了紀念艾黎老人,又將另一半骨灰安放在山丹河畔的艾黎與何克陵園。

  路易·艾黎致力于維護世界和平與各國人民的友好事業(yè),他熱愛(ài)新中國,宣傳新中國,為發(fā)展中國人民同新西蘭及各國人民間的友誼、增進(jìn)各國人民對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成就的了解,做出了重要貢獻,贏(yíng)得了中國人民、新西蘭人民和廣大國際友人的尊敬和愛(ài)戴,他因此曾受到中國黨和國家領(lǐng)導人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、鄧小平、宋慶齡、鄧穎超、習仲勛等的親切會(huì )見(jiàn)。

  艾黎在中國和新西蘭獲得了多種榮譽(yù),惠靈頓維多利亞大學(xué)曾授予他文學(xué)榮譽(yù)博士學(xué)位,在85歲和88歲壽辰時(shí)分別獲得北京市榮譽(yù)市民和甘肅省榮譽(yù)公民稱(chēng)號,同年新西蘭政府授予他女王社會(huì )服務(wù)勛章。近年,介紹艾黎生平的傳記和記錄片、電視片在中國與新西蘭陸續發(fā)行和放映。

  在華60年里,艾黎始終和中國人民同呼吸、共命運、心連心。他大愛(ài)無(wú)疆的國際主義精神、無(wú)私奉獻的人道主義精神、自強不息的艱苦奮斗精神和堅韌不拔的創(chuàng 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精神,將成為我們不斷開(kāi)拓進(jìn)取的精神動(dòng)力。

  忠骨不枯,萬(wàn)古長(cháng)存。這位埋骨異國他鄉的國際主義戰士,中國人民的忠實(shí)朋友,將世代令后人追緬懷念。

  后續更多關(guān)于路易艾黎的報道,請關(guān)注續篇。

【編輯:高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